组卷网>高中语文综合库>阅读与鉴赏>现代文阅读>文学类文本>文学类文本体裁>小说>外国小说
题型:文学类阅读-双文本 难度:0.4 引用次数:372 更新时间:2022/3/25 23:40:14 题号:15360657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面小题。

文本一:

我的鱼塘

【加】斯蒂芬·里柯克

我的鱼塘在山谷的一片小洼地里,隐映在树木丛中。我最后一次去那儿正好是秋季结束的时候,当时塘边大树的叶子正日益变黄,并沙沙地落到平静黝黑的水面安息。塘岸是那么高峻,岸边的树又是那么古老高大,因此难得有一丝风把塘面吹皱。在鱼塘周围,世界好像陷入了沉寂,而时间也融进了永恒。

当时看着那个鱼塘,我再一次意识到,它是一个多么美丽而与世隔绝的地方,它叫钓鱼者着迷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儿。

为了不至于搞得神秘兮兮的,还是让我立即告诉你吧,我的塘里根本就没有鱼。据我所知那里从来就没有过鱼。不过,我从来没发现那有什么区别。不时有些客人从外面的世界来访,旨在来此挥钩一个下午他们决不会怀疑会没有鱼,他们也决不会问,于是我也就听之任之了。

我周围的人都很清楚,我不会随便带人到我的鱼塘去钓鱼。我只喜欢请那些真正懂钓鱼的能挥钩的人——也就是钓鱼行家,尤其是那些以前从没见过我的鱼塘并且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奇的远方来客。他对钓鳟太了解了。他知道,即使在真正棒的鱼塘里都常有一连几天钓不到一条鳟鱼的情况。他本人事先会对你解释一番,在解释完之后,假如结果被他不幸言中,一条鳟鱼都没有钓到,那他会更加高兴。说实话,我只需对我的钓鱼行家朋友说上一句:“怪了,它们居然不吃饵!”他便会滔滔不绝地向我解释半天。关于钓鳟鱼值得学的东西太多了,难怪热衷此道的人们可以一连好几个小时谈论钓鱼理论。

我们一般都是一边谈这类理论,一边在塘边做准备工作的。你知道吧,我在那儿有钓鱼所需的各种设施,有一条方头平底船,有一个用香柏搭成的整洁的小码头(香柏能吸引鳟鱼),而最棒的是有一间小小的钓鱼屋——它小巧别致,形状像宝塔,主靠在水边,而且有树木荫庇。屋里放的是钓具,各种钓具一应俱全,它们随意地挂在墙上,但并不显得紊乱。

“瞧,老兄,”我说,“你要是想试试念珠钓的话,拿这条去好了。”或说:“你见过这种日本式铅线吗?没有吧,它们不是肠状的,而是像丝一样。”

“我怀疑我是否能用那玩意儿钓到鱼。”他说。

“也许吧。”我回答说。事实上我肯定他钓不到,塘里根本没鱼可钓。

钓鱼塔里的木钉上挂着一两件防水雨衣。除了雨衣之外,当然还有个香柏餐橱什么的,里面装满了一瓶又一瓶的酒和姜汁甜饼之类。

当我带我的某位朋友出去钓鱼的时候,我总是发现这些纯粹的准备工作,这些钓鱼的前期活动,在整个钓鱼过程中是最开心的。它们常常要花去一个小时。要谈论的东西有很多很多,有钓具的重量问题,有蝇饵的颜色问题,另外还有不少更宽泛的理论问题。

我们度过了一个很痛快的下午,我们一条鱼也没钓到。我承认,由于我的鱼塘里没鱼,有时安排起来真需要点手腕。来客有时会变得有点不安。于是我对他说:“你的垂钓技术棒极了,没说的!”他听了之后大为高兴,一门心思地想着把钓越抛越远,以致于把鱼全给忘了。

诚然,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会认为他们的确把鱼钓住了,他们会大谈特谈所谓“我弄丢的那条大鱼”。——在事后的回顾中,这一话题足以令任何一个钓鱼者感慨万千。“你还记得我去年夏天在你的鱼塘那儿弄丢的那条大鳟鱼吗?”几个月之后有一个伙计在我们城里的俱乐部对我说。

“当然记得。”我说。

“你后来把它钓上来了吗?”

“没有,根本钓不上来。”我回答道。实话实说,我确信我就是钓到死也钓不上来,他或任何其他人也同样如此。

然而那种错觉却相当令人惬意。再说你也绝对说不死。说不定塘里真有鳟鱼哩。为什么不呢?无论怎么说,凭什么塘里不该有一条鳟鱼呢?你有那么好的一个塘,那里面应该有鳟鱼!

说到钓鱼的众多妙趣,最令人开心和着迷的事之一便是禁期钓鱼。假如刚好在这时候有客人来访,那么我会说:“我知道渔季过去了,但我想你大概还是乐意上那儿去看看鱼塘的吧。”他没法抗拒那种诱惑。我们就会钓上它一个下午。

“我真高兴,”客人最后说,“它们没有吃钓。反正我们同样享受到了乐趣,就跟它们吃了饵似的。”

就这样——幻觉而已!人生与这多相似啊。重要的是对事物的那种意念和期待。

现在我要回城去,回我的俱乐部去了,在那里我们整个冬季都会“钓”将下去,钓起那些大大的鱼,但弄丢那些更大的。而对我来说,在这一切后面,对我的鱼塘的回忆正在纷纷坠落下的秋叶下越变越黑……不过,至少这一切已给了我的朋友们无限的快乐。

(有删改)

文本二:

在里柯克心目中,幽默具有非常崇高的地位。里柯克的幽默是一种淡淡的、含蓄的幽默,他不是靠奇特、滑稽的故事情节来把读者逗得哈哈大笑,而是善于从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中提炼出一些为大家司空见惯却又往往熟视无睹的可笑的和不合理的东西,加以放大后呈现在读者面前,让人们产生共鸣而露出会心的微笑或无奈的苦笑。在里柯克看来,真正的幽默具有抚慰心灵创伤、净化甚至提升人类精神的作用。里柯克在其众多作品里通过幽默与讽刺艺术地表现了人生的种种尴尬,揭示了人类的众多人性弱点。他坚持用笑去净化和超越人生的尴尬与悲哀。喜剧精神与悲剧意识的完美结合,使里柯克的作品既引人发笑,又发人深省。

(节选自里柯克《幽默之我见》译文的前言,有删改)


【注】斯蒂芬·里柯克(1869-1944),加拿大著名作家,被认为是继马克·吐温(美国)之后最受人欢迎的幽默作家。
【小题1】下列对文本相关内容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A.钓鱼行家没钓到鳟鱼却更高兴,因为他并不关心是否钓到鱼,而是享受着鱼塘的美景。
B.“怪了,它们居然不吃饵”,假如“我”故作惊疑一说、便能引发钓鱼行家大谈他的钓鱼理论。
C.钓鱼行家对“我”推荐的钓鱼线能钓到鱼表示怀疑,表现了钓鱼行家对自己钓技的自信。
D.禁钓期“我”邀请访客到“我的鱼塘”钓鱼,虽没有钓到,却让他感受到了钓鱼的乐趣。
【小题2】下列对文本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A.“还是让我立即告诉你吧”“你知道吧”,作者这种表述方式,既让人感到亲切,又增强了现场感,拉近和读者的距离。
B.小说中反复强调鱼塘里并没有鱼,重在表现“我”爱捉弄人的心理,同时也嘲讽了钓客自以为是的人性弱点。
C.小说结尾“纷纷坠落下的秋叶”既与开头“糖边大树的叶子正日益变黄”照应,又烘托了“我”即将离开鱼塘的伤感。
D.小说淡化故事情节,叙事舒缓,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却让人们在会心的微笑中引发思考,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小题3】文本二指出里柯克的幽默是一种“淡淡的、含蓄的幽默”,这种风格在文本一中是如何体现的?请简要分析。
【小题4】“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菜特”,你从小说中获得哪些人生感悟?请结合文本内容简要说明。
【知识点】 外国小说

类题推荐

文学类阅读-双文本 | 较难(0.4) |
【推荐1】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面小题。

文本一:

拉莱中尉的婚事

[法]莫泊桑

战役一开始,拉莱中尉就从普鲁士人手中缴获了两门大炮。卡莱尔将军授予他荣誉勋章。

但是,入侵者从边界全线涌入。卡莱尔将军的这个旅,脱离了师主力,不停地后撤,每天都要作战,但是靠着拉莱中尉,这个旅得以保全。

一天早晨,将军把他招来。

“中尉,”将军说,“这是拉塞尔将军来的一封急电,如果我们不能在明天日出以前赶到援助他,他就完了。他在布兰维尔,离这里八法里。你天黑时带三百人出发。我两小时以后就跟去。你要仔细探明沿路的情况。”

两点钟,开始下起雪来。

六点钟,小分队上路了。

雪,下个不停,给黑暗中的他们扑上一层白粉。

他们不时地停下来。每当队伍重新启动时,就留下一个白色的幽灵站在雪地里。那是些活人扮的路标,用来为大部队指引方向。

侦察兵们放慢了行进的脚步。有什么东西兀立在他们前方。

“向右转!”中尉说,“这是隆菲树林,树林左边就是城堡。”

一道命令传来:“停止前进!”小分队停下来,就地等候中尉。中尉仅带着十个人一路侦察,往城堡方向推进。

他们在树丛下匍匐前行。突然,大家都静止不动了。在很近的地方,传出一个年轻人清脆、悦耳的声音:

“父亲,我们要在雪地里迷路了,永远也到不了布兰维尔啦。”

一个洪亮一些的声音回答:

“完全不用担心,女儿,我对这一带了如指掌。”

中尉说了几句话,四个战士悄无声息地离去。

两个俘虏被带过来:一个老人和一个女孩。中尉始终低声地询问老人。

“您是做什么职业的?”

“隆菲伯爵的膳食总管。”

“她是做什么的?”

“她是伯爵府洗衣服的。”

“你们去哪儿?”

“我们在逃难。”

“为什么?”

“今晚来过十二个普鲁士枪骑兵。他们枪杀了三名守卫,吊死了园丁。”

“你们去哪儿呢?”

“去布兰维尔。”

“为什么?”

“因为那里有一支法国军队。”

“您认识路吗?”

“非常熟悉。”

“很好,那就跟我们走吧。”

他们回到纵队,开始在田野中前进。老人沉默不语,和中尉并肩而行。女儿走在他的旁边。她突然停下来。

“爸爸,”她说,“我实在走不动了。”

说着她就坐了下来。她冻得发抖。

“中尉,”他啜泣着说,“我们要耽误你们行军了。别管我们啦。”

军官下了一道命令。几个人出发了。他们抱着一些砍下的树枝回来。片刻间,一副担架做成了。整个小分队都向他们汇拢过来。

“这儿有一位女士快要冻死了,”中尉说,“谁愿意把自己的大衣给她盖上?”

两百件大衣脱了下来。

“现在,谁愿意抬她走?”

所有的手臂都伸了出来。年轻女子裹在温暖的军大衣里,舒适地躺在担架上。队伍又继续前进。

走了一个小时,队伍又停下来,所有人都卧倒在雪地里。那边,平原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时而横冲直撞,时而静止不动,然后又继续狂奔,反复不停。一道命令在战士中间小声传递着。那游荡的怪物猛然向这边移近,原来是十二个枪骑兵。一阵急速的枪声在寂静的雪原响起,那十二个枪骑兵,全部倒下。

小分队又继续前进。他们遇到的那位老人为他们做向导。

终于,很远处有一个声音吆喝:“口令!”

另一个声音回答了口令。

双方接洽。雪已经停止飘落。东方的天空已露出红润。

不久,卡莱尔将军到了。九点钟,普鲁士人发起进攻,结果中午就被击退。

当晚,拉莱中尉精疲力竭,倒在一捆麦秸上正要入睡,卡莱尔将军派人来找他。他来到将军的营帐,只见将军正在和他夜间遇到的那个老人谈话。他刚走进去,将军就拉过他的手,对这个他还不知道真实身份的人说:

“亲爱的伯爵,这就是您刚才和我谈到的那个年轻人,我手下的一名优秀军官。”

他微笑着,压低了声音,接着说:

“最优秀的军官。”

然后,他又转身朝着大吃一惊的中尉,介绍“隆菲-奎迪萨克伯爵”。

老人双手紧握着中尉的手,说:

“亲爱的中尉,您救了我女儿的命,我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感谢您……请您几个月以后来告诉我……如果您喜欢她……”

一年以后,拉莱中尉娶了隆菲-奎迪萨克小姐。人们都说,她是那一年人们见到的最美的新娘。

(有删改)

文本二:

莫泊桑在写作中正视现实,尊重历史,尤其不让自己在作品中出现。阅读他的作品,你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几乎感觉不到说教成分的存在。

莫泊桑曾说,人物心理活动应该隐藏在文本当中,正如在现实中,人的心理活动是隐藏在存在的事实下的。用这种方式构思而成的小说会有趣味,有动作,有色彩,有生活的气息。

这种隐藏并不是真正的隐藏,它恰到好处地突出了作品的主题,比那些平铺直叙的陈述和冗长的道理更耐人寻味。莫泊桑从来不告诉你他所写的究竟要反映什么,他要每个人用自己的头脑、结合自己或者他人的遭遇去思考。

(摘编自张仲英《莫泊桑小说的隐藏艺术》)

【小题1】下列对文本一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A.隆菲-奎迪萨克小姐冻得发抖,实在走不动了,拉莱中尉的队伍给她做担架,给她提供大衣,抬着她走,体现出军人的风采。
B.文本一中“雪已经停止飘落。东方的天空已露出红润”这处环境描写匠心独运,既交代天气转晴,也暗示战争将取得胜利。
C.卡莱尔将军是文本一的线索人物,虽然文本一对他着墨不多,但由相关内容可见,他是一位知人善任、不吝夸赞下属的将领。
D.文本一叙写了临危受命、路遇父女、爱护女士、击毙“怪物”、伯爵感谢等情节,结尾处情节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小题2】文本一是怎样塑造拉莱中尉的形象的?请简要分析。
【小题3】请根据对文本二的理解,以“《拉莱中尉的婚事》的隐藏艺术”为主题,结合文本一写一段简评。要求指出文本一隐藏艺术的体现角度,并结合相关内容简要分析。
更新:2022/06/25组卷:2
文学类阅读-双文本 | 较难(0.4) |
【推荐2】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面小题。

文本一:

跟上。我说。大家都下了路堤。小路那边突然有人朝我们开了一枪。

快撤回去。我喊。我开始往路堤上爬。从茂密的灌木丛里又射过来两颗子弹,正在横穿铁轨的艾莫摇晃了几下,脸朝下栽倒了。我们把他拖到路堤的另一边。他死了。

博内洛摇着头。艾莫死了。他说,下一个死的是谁,中尉?

我们尽量找一个靠近乌迪内的地儿,隐蔽起来。我说。

过了前面的田野,有一幢农房。

我们之间最好隔开一点儿距离。我说。我朝农房走去。

房门开着,我走了进去。博内洛和皮亚尼也跟着我走了进来。

我们到仓房里去避一避,我说,你觉得你能找到什么吃的吗,皮亚尼?

我去找找看。皮亚尼说。

我也去。博内洛说。

好吧,我说,我到上面去看看仓房。仓房里装着半屋子的干草。仓顶上有两个窗户。干草散发着香味,躺在草堆上,我仿佛回到了过去美好的时光。那时,我们躺在干草堆里聊天,用气枪打落在仓房墙头三角切口上的麻雀。

皮亚尼站在了卸草的地板上。他胳膊下面夹着一根香肠、两瓶酒。

上来吧,我说,博内洛呢?

他走了,皮亚尼说,他想做俘虏。他担心我们会被打死。

为什么你没走?

我不想离开你。

我们坐在干草上,吃着香肠,喝着红酒。

你从这个窗户监视外面,路易吉,我说,我到另一个窗口监视。

夜幕降临得很快。没多久,我们出发了。

我们横穿过公路向北进发。我们两次与德军擦肩而过,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你觉得怎么样,中尉?皮亚尼问。

还好。我们不必再担着心了。

你能不能就把博内洛当作被敌人俘虏了来处理?要是战争继续打下去的话,他们会找他家人的麻烦的。

我不会如实地打这份报告,免得给他的家人带来不幸。

回家去!一个士兵在喊,我们要回家!

你结婚了吗,路易吉?

你知道我结婚了。

这就是你不想当俘虏的原因吗?

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

拂晓前我们抵达塔利亚门托桥。

桥面上很挤。在前面桥头的两边站着一些军官和宪兵。待我们迎面碰上时,一个宪兵朝我走过来,抓住了我的衣领。

你干什么?我说。我朝他的脸上击了一拳。有一个人从身后抓住了我。我向他转过身来,用脚踢他的胫骨。

如果他抵抗,就向他开枪。一个军官说。

你们是什么人?

战时执法队。另一个军官说。

把他押到后面那群人那儿去。第一个军官说。

他们押着我走向靠近河堤的田野,田野里有一群人。这时,有人开了几枪。我们走到了这群人里。有四个军官站在一起,他们的前面有个人。那是个中校。

如果你们打算枪毙我,中校说,请马上开枪好了。

逃离了他自己的部队,下令处决。一个军官说。

两个宪兵把中校押往河边。我没有看他们枪毙他,可我听到了枪声。他们正在问另外一个军官。他们不允许他做任何解释。枪决他时,他们又在审问下一个了。

我注视着那些宪兵。他们正在盯着新来到这里的人。我抽出身子,拼力往河那里跑,扑通一声就进入河中。河水很冷,我尽可能地潜在水中不上来。在第二次浮上来换气时,我抓住了一根木头。我把头埋在木头后面,不想看河岸那边。在我奔跑时有人向我射击,在我第一次游上来换气时有人射击,在我快要浮出水面时,也听到有人射击。现在,没有枪声了。我用两只手抱着木头,任凭它带着我漂流。

(摘编自海明威《永别了,武器》)

文本二:

比利·吉尔贝特是个印第安人,住在北边苏姗湖附近。比利太太是北部地区最漂亮的印第安娘儿。他们生了两个胖墩墩的小子。1915年,比利去苏圣玛丽报名参加了黑衣军。

今年夏天,比利回到家乡。他上衣胸口绣有两条丝带。湖湾区的老百姓没一个知道丝带代表着军功章。

人们拿他的褶裥短裙开了不少玩笑。瞧这印第安佬,还穿裙子呢!当他放下背包,点燃支烟时,又有人说,哈,瞧这娘儿,他还抽烟!这总能让人们哄然大笑。

他沿大路走到苏姗湖,发现小屋空荡荡的。大门上了大锁,庭院荒芜,果园里爬满了匍匐草,霸道的匍匐草把还没被兔子啃光树皮的幼树挤得奄奄一息。比利走到一家邻人家里。

那人瞧着比利的裙裥短裙,说:吉尔贝特太太跟西蒙·格林的儿子跑啦。你就是比利,呃?哎,他们住在本州的南边什么地方。

比利转过身,背上背包,迈着苏格兰高地人的大步走向暮色苍茫的大路。他透过夜色瞧着远方,开始吹起口哨来。他吹的调儿是:

离蒂珀雷里,非常遥远,非常遥远。

(摘编自海明威《十字路口》)


【注】①皮亚尼:全名为路易吉·皮亚尼。②褶裥短裙:苏格兰高地男子穿的一种短裙。③“离蒂珀雷里,非常遥远,非常遥远”:这是一首爱尔兰歌曲。这首歌曲流行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歌词大意为:“离蒂珀雷里,非常遥远,离我认识的最甜蜜的姑娘,非常遥远。再见,皮卡迪莱,再见,莱斯特广场。”
【小题1】下列对文本一和文本二相关内容的理解,正确的一项是(     
A.博内洛在帮助路易吉·皮亚尼找到一些食物后就离开了,路易吉·皮亚尼到农房的仓房与“我”一起享用这些难得的食物。
B.路易吉·皮亚尼不想主动去做俘虏,是因为他考虑到了家中的妻子;他希望“我”能虑及博内洛的家人,不如实上报博内洛逃跑之事。
C.比利·吉尔贝特参加黑衣军立了军功,当他回到家乡,老百姓不但没有对他表示欢迎,反而因他失去了妻儿而大肆嘲笑他。
D.文本一聚焦前线,通过“我”的经历和见闻反映战争的影响;文本二聚焦后方,通过比利·吉尔贝特的遭遇反映战争的影响。
【小题2】下列对文本一和文本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A.文本一写博内洛在艾莫死后做出的反应和博内洛在农房提出自己也去找吃的,为后文写博内洛离开战友去做俘虏埋下伏笔。
B.文本一在刻画路易吉·皮亚尼的形象时,除了从语言、动作等角度进行正面描写之外,还以艾莫、博内洛的形象进行反衬。
C.文本一按照时间顺序叙写了小路遭遇袭击、农房暂时躲避、军官惨遭处决、潜水脱离险境等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张弛有度。
D.文本二描写比利·吉尔贝特家的大门、庭院、果园,展现了一幅人去楼空的画面;以拟人的修辞手法写草木,语言生动形象。
【小题3】文本一中的“我”有哪些优良的素质和品格?请简要分析。
【小题4】文本二以比利·吉尔贝特吹一首爱尔兰歌曲结尾有何用意?请谈谈你的理解。
更新:2022/06/23组卷:7
文学类阅读-双文本 | 较难(0.4) |
【推荐3】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列小题。

文本一:

在钉子上

[俄]契诃夫

一群十二品文官和十四品文官刚下班,在涅瓦大街上慢腾腾地走着。今天是斯特鲁奇科夫的生日,他正带着他们到他家里去举行生日宴会。

“马上我们就要大吃一顿了,诸位老兄!”过生日的人想象着吃喝的乐趣,说。“我们可要大吃特吃了!我的好妻子已经把馅饼烤好。面粉是昨天傍晚我自己跑去买来的。白兰地已经有了,……是‘沃隆佐夫斯基’牌的。……我妻子恐怕已经等急了!”

斯特鲁奇科夫住的地方非常远。他们走啊走的,最后总算走到了他的家。他们走进前堂。他们的鼻子闻到馅饼和烤鹅的香味。

“你们闻到了吗?”斯特鲁奇科夫问,高兴得直笑。“脱掉大衣吧,诸位先生!把皮大衣放在那口箱子上!卡嘉在哪儿呀?喂,卡嘉!全班人马都到齐了!阿库丽娜,你来帮着各位先生脱大衣!”

“这是什么?”这群人当中有人指着墙上问道。

墙上有一颗大钉子,钉子上挂着一顶新制帽,带着亮晃晃的帽檐和帽章。文官们面面相觑,顿时脸色发白。

“这是他的帽子!”他们窃窃私语道,“他……在这儿!?!”

“是啊,他在这儿”,斯特鲁奇科夫含糊其辞地说,“卡嘉在招待他。……我们走吧,诸位先生!我们到外面小饭铺里去坐坐,等他走掉再回来。”

这群人扣上皮大衣的纽扣,走出去,懒洋洋地往一家小饭铺走去。

“你家里所以有鹅的气味,是因为你家里正好坐着一只鹅!”档案副管理员放肆地说,“必是魔鬼把他支使来的!他不久就会走掉吧?”

“不久就会走掉。他在我家里至多不过坐两小时。哎,我饿了!等他走了,我们先喝一杯白酒,吃点鰛鱼。……然后我们再喝上一杯,诸位老兄。……喝完第二杯以后,那就得马上吃馅饼。要不然胃口就差。……我的女人烤的馅饼好得很。白菜汤也烧好了。……”

“你买沙丁鱼了吧?”

买了两听。还买好四种腊肠。……我妻子,大概,也饿。……不料他闯来了,魔鬼!”

他们在小饭铺里坐了一个半钟头,为摆样子而各自喝下一大杯茶,然后又往斯特鲁奇科夫家里走去。他们走进前堂。先前的那种气味更浓了。文官们从半开着的厨房门口望进去,看见一只鹅和一碗黄瓜。阿库丽娜从炉子里取出一个什么东西来。

“又不顺利,诸位老兄!”

“怎么回事?”

文官们的肚子痛苦得缩紧了:饥饿可不是舅妈啊,然而可恶的钉子上却挂着一顶貂皮帽子。

“这是普罗卡契洛夫的帽子,”斯特鲁奇科夫说,“我们走吧,诸位先生!找一个什么地方去等一等。……这个人不会坐很久的。……”

“这么没出息的家伙倒有这样俊俏的老婆!”客堂里响起一个沙哑的男低音。

“傻瓜就是交好运啊,大人!”一个女人的说话声附和道。

“我们走吧!”斯特鲁奇科夫哀叫道。他们就又往小饭铺走去。他们要了啤酒。

“普罗卡契洛夫是个有势力的人物!”那群人开始安慰斯特鲁奇科夫说,“他在你妻子那里坐上一个钟头,往后你……就有十年的造化呢。这是运气来了,老兄!何必伤心呢?用不着伤心。……”

“就是你们不说,我也知道用不着伤心。问题不在这儿!我不痛快的是我的肚子饿得慌!”过了一个半钟头,他们又到斯特鲁奇科夫家里去。那顶貂皮帽子仍然挂在钉子上。大家只得又退下阵来。

一直到傍晚七点多钟,钉子才解除负担,他们也才能动手吃馅饼!可是馅饼干瘪了,白菜汤不烫了,鹅烤焦了,总之斯特鲁奇科夫的前程破坏了一切!不过呢,他们吃得倒是蛮有味道的。

(选自《契诃夫小说全集》,汝龙译)


[注]①暗指他们的上司。②在此是骂人的字眼:蠢货。③俄国谚语,意谓“饥饿无情”。

文本二:

变色龙节选

[俄]契诃夫

“嗯!……好……”奥丘梅洛夫严厉地说,咳嗽着,动了动眉毛,“好……这是谁家的狗?这种事我不能放过不管。我要拿点颜色出来叫那些放出狗来闯祸的人看看!现在也该管管不愿意遵守法令的老爷们了!等到罚了款,他,这个混蛋,才会明白把狗和别的畜生放出来有什么下场!我要给他点厉害瞧瞧!……叶尔德林,”警官对警察说,“你去调查清楚这是谁家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条狗得打死才成。不许拖延!这多半是条疯狗……我问你们:这是谁家的狗?”

“这条狗像是日加洛夫将军家的!”人群里有个人说。

“日加洛夫将军家的?嗯!……你,叶尔德林,把我身上的大衣脱下来……天好热!大概快要下雨了……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懂:它怎么会咬你的?”奥丘梅洛夫对赫留金说,“难道它够得到你的手指头?它身子矮小,可是你,要知道,长得这么高大!你这个手指头多半是让小钉子扎破了,后来却异想天开,要人家赔你钱了。你这种人啊……谁都知道是个什么路数!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魔鬼!”

“不,这条狗不是将军家的……”警察深思地说,“将军家里没有这样的狗。他家里的狗大半是大猎狗……”

“你拿得准吗?”

“拿得准,长官……”

“我自己也知道。将军家里的狗都名贵,都是良种,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东西!毛色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下贱货……他老人家会养这样的狗?!你的脑筋上哪儿去了?要是这样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让人碰上,你们知道会怎样?那才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转眼的工夫就叫它断了气!你,赫留金,受了苦,这件事不能放过不管……得教训他们一下!是时候了……”

“不过也可能是将军家的狗……”警察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它脸上又没写着……前几天我在他家院子里就见到过这样一条狗。”

“没错儿,是将军家的!”人群里有人说。

“嗯!……你,叶尔德林老弟,给我穿上大衣吧……好像起风了……怪冷的……你带着这条狗到将军家里去一趟,在那儿问一下……你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你送去的……你说以后不要把它放到街上来。也许它是名贵的狗,要是每个猪猡都拿雪茄烟戳到它脸上去,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它作践死。狗是娇嫩的动物嘛……你,蠢货,把手放下来!用不着把你那根蠢手指头摆出来!这都怪你自己不好!……”

【小题1】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A.斯特鲁奇科夫含糊其辞的回答以及知道上司“至多不过坐两小时”这两个细节,暗示出那位上司是他家的常客。
B.作为同僚,小官员们深知斯特鲁奇科夫的苦衷及其中的隐情,他们在取笑、挖苦他的同时,心里也可能很羡慕他。
C.小说借助普罗卡契洛夫与斯特鲁奇科夫妻子的两句简短对白,着重展现了斯特鲁奇科夫妻子的无耻和普罗卡契洛夫的荒淫。
D.文章画线部分的对话描写,斯特鲁奇科夫极力强调家宴准备充分、食物丰盛,是为了突出宴请诚意,同时掩饰自身的尴尬和难堪心情。
【小题2】下列对小说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A.钉子上的帽子是权势的象征,使小官吏们望而却步、狼狈不堪、心惊胆战乃至落荒而逃,这种漫画式的夸张更有助于揭示人物思想性格的内涵。
B.从叙述视角看,作者使用第三人称,站在旁观者的视点来叙述、描写,使小说更显得客观、冷峻、幽默。
C.文章以钉子上的帽子为枢纽安排明暗两条叙事线索,使结构集中紧凑;并作为矛盾冲突的交汇点,推动情节发展。
D.两则文本均表现了契诃夫擅长从日常琐事中挖掘现实生活的残酷性和庸俗事物悲剧性的特点,使作品呈现出悲剧性和喜剧性结合的特征。
【小题3】这两则文本都在情节上运用了反复的手法,但它们不是无意义的重复,请结合两则文本分析反复手法的使用和妙处。
【小题4】在契诃夫的书信、笔记中有这样一些写作的警句:“写作的艺术就是提炼的艺术;简洁是才力的姊妹;写得有才力,也就是写得短”。请结合两则文本分析契诃夫作品是如何实现短小精悍、简洁精炼的特点的。
更新:2022/05/24组卷:85